当前位置:主页 > 16184.com > 政法大学教授解释“丁克税”:不养孩子多交税 正常

政法大学教授解释“丁克税”:不养孩子多交税 正常

上传时间:2018-09-20

原标题: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回应:并非被骂改口,无法设立专门的“丁克税”

dedecms.com

??该不该设立生育基金制度鼓励生育?基金的钱要从哪里来?这一话题今日引发广泛关注和热议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《新华日报》8月14日刊发的题为《提高生育率:新时代中国人口发展的新任务》的署名文章,建议设立生育基金制度,尽量实现二孩生育补贴的自我运转。随后,又有媒体报道称,中国政法大学教授、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胡继晔认为,未来不仅可以设立生育基金制度来鼓励生育,还要对丁克家庭征收“社会抚养税”。 dedecms.com

织梦好,好织梦

▲资料图片。据东方IC dedecms.com

8月17日下午,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胡继晔教授。他说,上述报道并非其真实观点表达,属于误读。他认为,国家应当设立鼓励生育的基金,但钱应该由过去征收的社会抚养费等来负担,而绝不是让大家来交。"原先的计生罚款,罚了好多钱,都哪儿去了?"

内容来自dedecms

胡继晔还解释,对于丁克家庭,可以从个税抵扣的部分,实现对其“不鼓励”,而非单独再征收丁克家庭的社会抚养税。 copyright dedecms

生育基金该由社会抚养费来负担 本文来自织梦

今日,有媒体发布标题为《政法大学教授:不仅要设生育基金 还要对丁克征税》的报道称,中国政法大学教授、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胡继晔认为,未来不仅可以设立生育基金制度来鼓励生育,还要对丁克家庭征收“社会抚养税”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?

dedecms.com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▲媒体报道微博截图 dedecms.com

该报道中,胡继晔表示,发达国家为了鼓励生育都会对生育进行补贴,因此建议设立生育基金,“不生孩子的人更应该交生育基金。过去中国采取计划生育,向超生的家庭征收社会抚养费,但是未来鼓励生育,应该向丁克家庭征收未来的社会抚养费,人老了之后光靠钱是没用的,还是需要年轻人,别人家的孩子来照顾。这些丁克家庭老了之后没有后代,是要占用社会资源的,所以将来要对丁克家族进行征税”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“要对丁克家族进行征税”的观点,再次推动话题受到热议。8月17日下午,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中国政法大学胡继晔教授。他说,上述报道并非其真实观点表达,属于误读。他认为,国家应当设立鼓励生育的基金,但钱应该由过去征收的社会抚养费等来负担,而绝不是让大家来交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“原先的计生罚款,罚了好多钱,都哪儿去了?”胡继晔解释,设立鼓励生育基金的观点不是他提出的,是《新华日报》刊发的相关署名文章作者提出的。对于文中提到的“可规定40岁以下公民不论男女,每年必须以工资的一定比例缴纳生育基金”的做法,他自己坚决反对,这个观点是不对的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“张艺谋就交了700多万的社会抚养费,这些钱用到哪里去了?设立生育基金应该由这些钱来负担,不足部分可以财政补贴。”胡继晔说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记者查询到,2014年2月7日,无锡滨湖区委宣传部通过官方微博宣布,当天中午,滨湖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局收到了陈婷、张艺谋缴纳的计划外生育费及社会抚养费7487854元。根据国家相关规定,无锡市滨湖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将上述款项已上缴国库。

dedecms.com

无法设立专门的“丁克税”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对于丁克家庭,胡继晔说,无法设立专门的“丁克税”,但可以从个税抵扣的部分实现对其“惩罚”或“不鼓励”。“如若丁克家庭没有抚养的小孩或老人,其抵扣就少,交的个税自然就比别人多;养孩子比较多的家庭,养孩子的费用通过抵扣后其交税就少。养老人多的家庭,其交税也应该少。”胡继晔表示,他的观点是一以贯之的,不是因为听到骂声才改口的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在热议中,有网友提出,在治理相关问题时,不应该总将视线盯住百姓的口袋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对此,胡继晔解释,征收个人所得税已实施多年,2018澳门葡京赌侠诗,对于不同抚养负担的家庭本就应该区别对待。不养孩子的比养孩子的多交点个税是正常的。个税法的修改草案也提出了“专项扣除”概念,包括教育支出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生孩子意愿低在于成本收益考虑 dedecms.com

为什么大家缺乏多生孩子的意愿?胡继晔分析认为,根本原因是在成本收益方面的顾虑。大家相对来说都比较理性,生孩子马上要花钱,买奶粉、尿不湿等,不久还要上幼儿园,如果这部分开支由国家来承担,那么很多人就愿意生了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“将来的收益到底是什么?不知道。因为等到长大以后,还有太多不确定性,但是成本是现实的,77岁大爷每月拿500元养老金还钱 债主称难以置信,收益却是不确定的,这就是年轻人经过成本收益分析后不愿生的最重要的原因。”胡继晔表示,因此,我们要一方面进行鼓励,另一方面在个税问题上进行“不鼓励”,鼓励多生,不鼓励少生。减少养孩子的成本,就可以鼓励多生孩子。 dedecms.com

红星新闻记者丨高鑫 北京报道 本文来自织梦

上一篇:“寒食节”与《寒食帖》 下一篇:没有了